当前位置:主页 > 乱伦人妻 > 岳母的香逼

      健威今年十八岁,与学妹惠美奉子成婚,中五便辍学的健威,只能在便利店当仓务和收银员。因为香港经济困难,小两口子根本无力租赁,所以只好搬去与惠美母亲水秀同住。
      水秀今年卅九岁,丈夫早亡,任职于银行,一手养大惠美,不要看水秀年纪一把但保养得甚好,容貌只像廿九岁的少妇(样貌还酷似艳星彭丹和巩俐的混合脸),高挑的身裁比女儿更捧,胸围达卅八寸F-cup﹐廿五寸小蛮腰和一对四十二寸长腿,两母女走在一起,还以为是两姊妹。
      健威从小就对尼龙丝袜十分迷恋,长大后特别喜长足美女。但惠美偏偏不喜欢穿尼龙丝袜,令健威十分懊恼。每次健威看见自己的岳母水秀每天而行政套装下穿着丝袜的长腿,令埋藏心中的欲念,不时并发。
      惠美怀孕进入第二十周时竟出现小产现象,必须留院观察。所以家中只得健威和水秀二人。健威为了方便照顾惠美,只好将返工时间调至晚上,所以有早归晚出的情况。水秀每天都带着疲乏的身躯回家,所以每天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洗一个热水澡解除一天的疲劳。
      这天,水秀回到家中,只见健威露出一身结实肌肉的上身,正在打扫地方。
      「妈咪,你回来啦!」
      「健威!你在干甚么?」
      「我今天休假!我见家中有尘,便打扫一下。」「你真乖!你有时间就去陪陪惠美嘛!」
      「我今早去过了。她情况都很好。」健威从梳发底拿出一对拖鞋。
      「亚妈!我替你换鞋呀!」只见健威弯腰帮坐在梳发的水秀脱下高跟鞋,他的举动都令水秀吓了一跳,「亚妈穿着高跟鞋一整天,一定很疲劳的了。」「是呀!在证券行站了一天,两腿都酸了。」
      「不如我替妈妈按摩一下好吗?」水秀望着浑身汗水的健威,竟然觉得他十分性感,不自觉的被他按摩着脚掌。
      「舒服吗?」
      「唔!很舒服,健威你的手势很好。」健威用一种赞叹的声音,「妈妈你的腿肚仍很结实,一点也不像四十岁。」健威用颤抖的手搓着水秀的脚掌心,令水秀觉得又酥又痒。
      健威的手越来越放肆,越摸越上,手指已滑进裙脚大腿的内侧,闭目的水秀发觉感觉有异,便将健威的手拨开。「好啦,够了。我去洗个澡便是。」水秀进入浴室,脱衣服时,发现自己的内裤胯部湿了一片。想到刚才女婿的动作,双颊一热,若是继续下去,不知道健威再进一步会干甚么来。
      洗过澡的水秀回房小休一会后,正打算再整理公司的档,但才忘了眼镜留在浴室。水秀自然的回到浴室前,只见洗手间的门虚掩,里面传出浓重的呼吸声。
      水秀好奇之下从门罅间偷看,只见自己的女婿健威,一手拿着自己刚脱下的尼龙丝袜放在脸上揩抹和吸嗅。健威的表情淫溅之余又很可爱,好像小孩子获得新的玩具一样兴奋。
      本来应该带点怒意的水秀,看见此情景,竟然心如鹿撞,很想继续偷窥下去。水秀的视线从门罅间向下移,只见健威另一只手用自己穿过的尼龙丝袜套在自己那根年轻粗壮的鸡巴上,用手上下搓捋套弄着。
      自与丈夫离婚后,水秀已经很少看见男性的那话儿。虽然都曾与公司中几名男仕约会过,甚至上过床。但如此坚壮之物很是少见。就像一条烧红的铁棒用浅棕色的牛皮包着,上面布满青筋。
      水秀已达狼虎之龄,平常性趣亦甚浓,但到性商店又怕人撞见,晚上寂寞难耐之时只好靠五公子(手)来一解性欲。现在看到自己英俊的女婿拿着自己的袜裤来手淫,哪会没有反应。下体慢慢湿润起来,水秀只好并命紧夹着双腿。
      水秀自己的心不断狂跳,一幕幕女婿跑进自己房间,将自己强奸的图像,竟然不自觉地涌出来。想到此时,突然看到健威闭着上眼发出呻吟声,「啊啊……妈咪……啊啊!啊!」只见随着健威的叫声,隔着丝袜的龟头喷出一柱浓浓白色的液体。
      水秀怕被健威发现,便蹑手蹑脚的走回睡房。倒头便扑在床上,水秀双颊发红,紧闭着双眼的水秀,双腿双手紧夹着骚屄。一幕幕健威帮按摩自己的情景,和幻想自己与女婿淫乱的画面一一在脑海中浮现。
      水秀从睡裙内把那条新换上的内裤拉下,只见胯位沾上一滩透明的爱液,本来白色尼龙质料的内裤,已变成半透明。只好索性脱了下来。
      第二天,周末健威半夜上班还未回来,水秀偷偷走入健威的房间,稍稍寻查健威的房间。发现健威放置计算机的书桌上边有几团粘满浓淍精液的纸巾。在抽柜内发现了几条早前自己不见了的尼龙袜裤。
      一不小心,竟移动了计算机鼠标,计算机屏幕突然打开,发现还计算机还在网站内,原来健威偷看一些四级的色情网页,网封面写着「PANTYHOSESLUTSTGP」(中文即丝袜荡妇图像的意思)的字样。跟着有很多小格格的图象,里面全都是一些长腿女郎只穿着绢质尼龙袜裤,摆出不同的诱人大胆的姿势照片。
      水秀出于好奇,将箭头随便游移至其中一格,然后双按,便走入该网页。里面有十五幅图片,好像故事漫画型式,一名像水秀年纪一般的金发老师,挂着黑框眼镜穿着白衬衣和迷你裙,露出一对穿着肉色尼龙袜裤,修长结实的大腿。这名金发正在课室的黑板前教授两名年青力壮的男学生。
      老师挺身在黑板上写字,迷你裙下竟露出了没有穿内裤的股沟。男学生们齐弯身偷望。跟着老师转身,男学生立时坐回座位,老师派出测验卷,然后坐在教桌前改卷,改至一半,老师用红笔撩起自己的裙脚,然后闭上宝蓝色的大眼睛用笔头轻擦自己的骚屄。两名男生蹲着身子看得甚是兴奋,竟伸手入自己裤裆内搓弄下体。
      下一幅老师丢了原子笔,正弯身拾取,竟发现两名男同学正蹲在桌底下偷看自己的裙底。老师罚两名站在黑板前,老师发现两名男同学的裤裆都撑得高高的。当场用指挥棒命令二人把裤子脱下。男同学们下体竟然都没有穿内裤,只穿了一条黑色的尼龙袜裤,并且鸡巴都高高竖起,老师也有点讶然。
      看到这时,水秀不自禁抚摸自己寂寞的下体。老师跪在两个同学之间,一对玉手在二人隔着丝袜的鸡巴和胯下磨捋着。令男同学们都十分惊讶。老师隔着丝袜吸吮二人的鸡巴。
      水秀一边轻捋着自己的阴核和阴唇,一边继续看着剧情。金发老师把二人的丝袜拉下,轮流将二人整根鸡巴含在口中。同学们也乘机把老师的裙子褪下来。同学们把老师脱剩一条袜裤,一名在老师胯下隔着丝袜舐刮老师湿润的骚屄,另一名正舐啜老师上身一对微坠的乳房。
      「啊啊啊……啊!」水秀看到兴奋之处,不禁呻吟起来,幻想自己就是那名老师,而自己的女婿健威就是那个学生,正为他讲解性教育。
      水秀只见图画中,两根鸡巴在老师的身上左穿右插,一时插入骚屄(包着骚屄的丝袜已经被扯破),一时插屁眼,一时在口里横冲直撞。最后二名学生在老师的俏脸和眼镜上交出白色的功课来。
      水秀突然发现自己的房间的闹钟响起。看看腕表,已经是早上的七时四十五分。水秀感到十分之羞耻,竟然对自己的女婿有不伦之念。她立时将计算机网页返回原位,免得被健威发现。
      水秀匆匆洗了个澡,换上衣服便打算上班去。正在穿上白衬衣的她,望着要替换的新内裤和尼龙袜裤时,突然水秀忽发奇想……水秀整天在证卷行都坐立不安,因为她感到下体十分之凉快,连报价都出了两次错误,因为这是她第一次只穿丝绢质的尼龙袜裤而不穿内裤,在丝袜质料紧包着她的下体,磨擦着阴唇,令水秀又舒服又难受,从家中到公司这段时间淫水都直流个不停,所以她只有频频上洗手间。水秀心里告诉自己,然后再不会这样穿。
      直至六时半,水秀回到家中,只见玄关位没有鞋子,以为女婿健威还未回来……水秀便脱下高跟鞋,赤脚的回房,途经健威房间,只见健威房门虚掩,便悄悄走进去。
      计算机仍然开着,水秀忍不住再进入「PANTYHOSESLUTSTGP」的网站,水秀再次将鼠标游至一幅黑发熟女和一名黑发少年做爱的小图按了两下。
      「FUCKINGSINGLEMUMMY」下有一段英文小字,意思大约是「儿子血气方刚,单亲妈咪淫荡,青头硬?抽插濡湿熟屄,入唻睇睇!」跟住文字之下有廿一图片。
      头三幅图大意是只见一名少年悄悄走入写有挂有「母亲」字样木牌的房间,在放有母亲半身照的床头柜的抽柜内找到一堆丝袜,少年还带着惊讶状发现一枝电动按摩棒。少年将丝袜摊在床上,并将一条肉色丝袜放到鼻前狂嗅,然后脱下运动裤,用另一条黑色丝袜套在自己己经翘起的硬?上。
      图4至6讲述少年正拿着母亲的半身照,凝望着用手捋着自己的鸡巴,兴奋之际,发现有人入屋,便实时躲进母亲的衣柜中美丽成熟的母亲完全不察觉儿子在柜内,站在自己的面前开始脱衣服。
      图7至9,换下衣服的母亲,只剩下半透明的明衣裤和深棕色尼龙丝。芳心寂寞的母亲不自禁,抚摸自己的丝袜,竟忍不住拿出柜桶内的电动按摩棒来,隔着丝袜和T-BACK内裤来手淫,而儿子柜罅中偷看到一切。母亲忘我地扯破丝袜,用唾液弄湿电动按摩棒,轻易插入自己的骚屄,儿子忍不住掏出已经长大的大鸡巴来玩。
      图9-12美丽的母亲拿着按摩棒插入自己的骚屄时,柜门自己打开了,只见儿子藏在衣柜内对着自己手淫,感到惊讶,儿子发现母亲正望着自己直挺挺的鸡巴也不知如何是好,母亲叫儿子坐在自己旁边,这时健威其实一早回到家中,因为鞋子太旧丢了,健威又走进了水秀的房间偷拿岳母的丝袜把玩,出来时竟发现水秀静悄悄的走入自己的房间。
      水秀很投入的望着计算机屏幕,完全不知道女婿正在门外偷看着她的一举一动。水秀幻想着健威那粗壮的鸡巴隔着丝袜磨擦自己下体时,产生的快感。
      「啊啊……健威……啊」水秀感到下体一阵如触电的感觉通过全身,便瘫死在计算机椅前,一动不动。
      健威见水秀娇躯一阵抖动后便不动了,差不多三分钟之久,才敢蹑手蹑脚走入房间,跪在水秀面前,只见水秀分别搁在计算机椅子手把上的长腿,两腿大分的下胯,一只毛发浓密、饱胀湿润的骚屄在黑色的尼龙丝袜一片白糊下,好像呼吸一样的微微在张合,看得健威失去了平日压抑自己欲望的理性,一口含着这肥美的骚屄。
      水秀因为下体还在充血,脑里还未回神,突然感到有一条湿滑的软件在刺激的骚屄。水秀低头一看,竟然是自己的女婿两手压在自己两大腿,用舌头舐啜自己的骚屄。
      「啊……啊……健威,你在干甚么?……我是……你岳母……不……不可以这样的……啊……」粗豪的舌头冲击,令水秀的骚屄深处又再度流出淫水来。
      「妈!你干嘛在自己的女婿房中,唔……唔……偷偷上色情网站,还手淫呢?」「你……全看见了……」水秀羞死了。
      「当然啦!还叫出我的名字!」
      「……啊……有吗?」水秀用双手捂着脸孔。
      「而且不穿内裤只穿着丝袜,这摆明是岳母挑逗女婿!」「我不……没……有啊……这个意思的……」
      「妈,其实我很喜欢你的……你那对美丽秀长的玉腿,令我经常兴奋……」健威实时拉下牛仔裤,一根粗如压面团棍子,正翘翘的顶在水秀的大腿上。健威上下摆动自己的腰肢,让鸡巴磨擦着水秀的大腿。
      「我想做这个很久了,妈……啊」
      「啊……不……啊……可以这样的,这是……乱伦呀!你……不是很爱惠美吗?这样做会对不起惠美的。」「我在思想上早就对她不住了,我每次跟她做爱,脑里都是妈的样子。」「啊……不要说……」水秀听完下体变得更湿润。
      健威抬起水秀那条42寸长腿,不断舐啜着水秀的小腿肚、脚背、脚掌,脚跟和脚趾,健威将自己怒胀的鸡巴顶在她的淫臀上,不断磨弄,水秀想反抗逃走,但刚高潮后,小腿还在发软,根本走不动。健威已经失去常性,他随手拔下裤头的皮带,将水秀缚在椅子上。
      「妈……替我吹吧!我已经有七个月没有跟惠美做爱了……」「怎可以……替女婿吹的?不可以……不可以……」「妈!你看人家的妈妈也是这样替儿子吹奏。」水秀在健威的引导下,竟不禁望着计算机屏幕上未完的故事。
      13-15图,黑发带点南欧风情的妈妈不自禁抚摸着儿子粗壮的鸡巴。儿子初时有点难为情,妈妈轻咬下唇后,竟一口把儿子的鸡巴吞下。儿子带点惊讶,但跟着十分享受。
      16-18儿子任由妈妈摆布,让妈妈爬到身上,妈妈扶着儿子的鸡巴顶在自己的骚屄口,妈妈用力一坐,鸡巴便轻易滑入湿润的骚屄内,二人同时发出赞叹的表情。
      19-21妈妈不断摆动淫臀,儿子跟着反扑抬起妈妈两腿不断抽送,妈妈发出嘶叫的表情,最后儿子在妈妈的面上喷出又浓又淍的精液。
      故事完结,水秀回到现实,只见自己已经不断啜吮着女婿健威的鸡巴,年轻力壮的鸡巴竟在口中跳动着。
      「妈……你喜欢吗?你啜吮得很好,简直……可以封作箫后。」「唔……」水秀感到难为情,但被健威的脏话挑起的情欲之火已经叫她欲罢不能。她不断舐吮那怒胀的龟头。
      「妈,你不也是很喜欢自摸吗!以后有我就不用吃自己了。」「唔……」
      「好味吗?妈……快说……好味……」
      「好……好味……」水秀终于说出心底话。
      「妈……你吮得人家很舒服……啊……啊……」「不要叫妈,叫岳母……」
      「是的,岳母……」
      「我女儿会替你吹吗?」
      「她……她嫌脏……」
      「这个女儿,就是有洁癖……根本不懂甚么是好东西。」「岳母……」
      「该我这个做岳母的,来服侍服侍我的好女婿。」水秀主动的用手托起女婿的阴囊用嘴巴不断啜舐着。
      「啊……啊……好呀……岳母,好舒服呀!」
      「唔……啜雪……啜啜啜……」
      「岳母我快受不了,我要……」
      「不准呀……」水秀二指紧压健威的龟头,遏止了他射精的冲动。
      「岳母都未吃饱,怎可以射呀?」水秀把双腿又搁回计算机椅子的手把上,「来,扯破它。」健威呼吸浓重的把那条湿透的丝袜胯位,好不容易地扯破,布满耻毛发出细润柔光的骚屄全部露出空气中。
      「你岳母的下面漂亮吗?」健威呆望着点头。
      「快舐呀!替岳母好好的舐呀!」健威像沙漠的人,十分饥渴的舐含着水秀那片绿洲和甘泉之源。
      「啊……啊……呀……唔……啊……」健威的舌头发出淫媚的舐动声。
      「啊……好舒服……好女婿……我要啦!……」水秀轻咬中指:「要……唔……要甚么……」「唔……你坏呀……你明的……」
      「说吧……我的亲岳母……你说吧……你不说我怎晓得……」「唔……人家要好女婿下面……的东西……插入人家的下面那里。」「下面的东西是甚么,人家是谁呀?……说清楚一点……」「唔……人家害羞呀……」
      「不要怕,只有我们两个人嘛……」
      「岳母要好女婿的大鸡巴插入岳母的……岳母的……」「香屄……说呀……」健威一口咬着水秀那粉红微胀的阴核。
      「啊……啊是香屄呀……」
      「全句说一次……」
      「岳母要好女婿的大鸡巴插入岳母的……香屄里呀……」连最后的防线也破了。
      健威半蹲的用手扶着鸡巴顶在水秀的骚屄口,磨弄了一会。噗吱一声,女婿整根鸡巴已经滑入岳母那满溢淫水的骚屄内。
      「啊……」
      「啊……入啦!」健威抬起水秀两腿如滑雪一样,不断摆动腰部向前冲刺。
      「噗吱噗吱噗吱噗吱噗吱噗吱唧嚓唧嚓唧嚓唧嚓唧嚓!」下体不断发出鸡巴抽插骚屄的声音。
      「啊……啊……啊好……呀……啊……呀……好女婿……不要停……好……我要升仙啦……」健壮的健威不断的抽动,连汗水都流出来。他本想抱起水秀,但身材高挑的水秀,并不容易抱起,二人终于滚到床上。
      水秀压在健威身上,下体继续插,水秀狂野地将身上白衬衣的钮门扯破,肉色半透明的奶罩下清楚看见一对硕大的乳房,乳房上有一粒精巧的奶头。健威用舌尖舐动水秀两粒细如红豆的奶头。水秀有更是感到兴奋。
      「啊啊……啊好,好好好……舒服……不要停……我的好女婿,我的乖儿子……啊……呀……」健威哪见过岳母如此淫荡的样貌,健威更是鞭鞭有力的插入岳母水秀的美屄内。水秀的骚屄淫水汨汨流出,如水泉般喷出爱液,连健威的鸡巴也吐了出来。
      「岳母大人,女婿想玩你第二个小洞。」
      「这个不行,这个连你岳父也没有玩过呢?」水秀吓坏了。
      「岳母,我很想。」
      「让岳母用第二个方法来帮你好吗?」
      「怎个帮法?」水秀用她一双丝袜美腿紧夹着健威的鸡巴。
      「啊啊岳母,这个舒服得……爽死了。」
      水秀不停的脚掌磨弄着女婿粗硬的鸡巴,连自己也忍不住手淫起来,她用指尖磨弄自己的阴核。水秀一直望着自己的女婿被她玩弄,感到又兴奋又羞人。
      「岳母,这个……这个太舒服了……我受不了!」健威在水秀的双腿喷出白泉,一大滩的精液粘在水秀的脚掌和大腿上。
      「岳母,我爱……死你了。」
      「唔!这段女儿养胎的日子,就由我这个做岳母好好照顾你吧!」水秀把丝袜脱下,任由女婿的精液滴在自己的脸上和嘴里。
      (全文完)
      女儿篇丰腴的岳母
      这几天一直觉得很不舒服,每次和老婆、丈母娘一起吃饭就很不自在。丈母娘话也比以前少很多,不敢正眼看我。
      我和老婆去年结婚。我们的感情一直不错。今年老婆的工作也调到广州,我们贷款买了2室一厅的房子。老婆的爸爸5年前就去世了,妈妈后来经人介绍了几个对象,都不满意,一个人生活在老家。今年老婆说把妈妈接来吧,一个人在家太孤单,来了也可以帮我们做饭。我也赞成。岳母很勤快,总是把我们的家收拾的很干净,做的饭菜也很好吃。下班后我们到处逛逛,一家人有说有笑很融洽。
      今年10月份的时候,老婆因为要参加自学考试,请假回老家了。这样就只有我和岳母住在一起,发生了我很后悔的事情。不知道这件事情会有一个怎样的结果。
      老婆走后的第一天晚上我和岳母看完电视,比较早就睡了。我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以前总有老婆在我的身边,很快就可以睡着。加上这几天老婆来例假,已经有3天没有做爱了。
      想着岳母一个人过了几年了,是怎么过来的啊!想想其实岳母还很年轻,只有40多岁,皮肤还白,乳房也很大,夏天和她在一起吃饭的时候每当她俯下身子打饭的时候胸前都会晃来晃去的,我都有点脸红心跳的。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竟然梦见岳母裸体躺在我的身边,我忍不住去摸,可是回头一看,老婆竟然也睡在我旁边!
      第二天晚上我们又一起看电视,PEARL台放的美国片里有接吻的镜头,我见岳母故意把头偏到一边。看到10点左右,岳母说她先去洗澡了。去了洗手间,关门,我注意到她并没有反锁。里面传来水哗哗流的声音。过了一会没有水声了,大概过了有5分钟。里面传来岳母的声音:「水龙头好象坏了,怎么不出水了?」我赶忙进去,看见岳母身上披着件睡衣,胸前的带子没有系好,头发上还有洗发水沫。我看了一下,水龙头没有坏。原来是停水了。(后来知道小区有通知,只是我没有看到)岳母很着急,说:「头发还没有冲呢,怎么办?」我说:「别急,我有办法,我们家的纯净水还有小半桶,可是先拿来用。」我就出去把水倒到桶里。但是好象水还是少了点。如果拿起来冲2下就没有了。我也是欲火焚心,岳母身上散发的香气和胸前漏出一半的乳房叫我快窒息了。
      我说:「我帮你冲吧,这些水太少了,你自己恐怕冲不干净。」岳母说:「不用了,我应该可以的。」
      我说:「没有关系,以前我也会帮妈妈洗头的,我帮你洗一下吧。」岳母说:「好吧。」
      我们的洗手间很小,我把水倒进一个脸盆里,让岳母弯腰我帮她冲。随着我的手的节奏,岳母的身子也在摇,乳房也在摇,我甚至已经可以看到乳头了,睡衣已经差不多全张开了。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大胆子,好象岳母的身体一直在吸引我,召唤我。我故意身体贴近岳母的身体。
      广州的10月还很热,我穿着很薄的沙滩短裤,下身紧紧贴在岳母身体的右边,那里已经很硬很硬了。开始当我碰的时候岳母就往后移一下,慢慢就不动了。我的下身感觉到岳母的身体很热,听得见她的呼吸也急起来,还听见她在咽唾液。
      洗完还算冲的干净,我又用毛巾给岳母擦头发。岳母由弯腰到站起,睡衣已经张的很大,到肩膀了。我一边给她擦头发,一边觉得头翁翁的响。我觉得自己失去理智了。我把毛巾放到一边,一下抱住岳母,她竟然没有说话!我吻她的脖子,嘴巴,抱的她紧紧的。她的呼吸很急促,身体也站不住一样的晃。
      我把岳母抱进我们的房间,放到床上。她用手捂着脸。我开始吻她的全身,吻下面的时候她把我的头往上拉。我就吻她的嘴。她也吻我的嘴,感觉到她的吸力很大,快把我的嘴唇咬破了。
      我摸岳母的下体,原来那么丰厚,那么多的水。我急不可待的进入她的身体,开始抽插。一边用手摸岳母硕大的乳房。虽然有点下垂,但是感觉很舒服,很软,很大。
      我抬头的时候岳母又用手把我的头摁下来,不要我看她的脸。她的腿一直在不停的摇动,用力夹我的腿。她的身体有点发福,皮肤有些松弛,但是摸上去很舒服。
      我抽插了大概有10分钟,没有换任何的姿势。那种感觉真好,真刺激,以前好象都没有过这么刺激的感觉。我怀疑自己是不是心理有问题,只有这样才会有刺激。最后我全都射进岳母的体内。
      我抱着岳母,就这样不动,大约过了2-3分钟。我们擦了一下,岳母说:「你闯祸了,要叫她知道就坏了。」我说:「你放心,只要我们不说不会有事的。」岳母说:「那好吧,以后我们不要再这样了,过几天我就回老家。」我们躺了一会,我又想要了。岳母不理我,背着身。我就把她的裤子退到淫臀下,从后面插入。这种姿势更加刺激,我的下身一下一下撞在岳母丰腴的淫臀上,右手还在摸她的乳房。岳母看不到我的脸,也比较放的开,开始大声的呻吟。
      过了一会我把岳母翻过来平躺,插进她的身体,然后坐起来,前后抽插。看来岳母做喜欢这种方式,很快乐的叫着。她的手紧紧掐我的腰。过了10几分钟我体会到她高潮来了,头左右摇摆,脚也乱晃,脸上很痛苦的表情。我觉得岳母的下身好象突然间变紧了,我以前和老婆从来没有这中感觉。一不留神我也再次射了。
      2天后老婆回来了。我们又恢复了往日的生活。可是每当和老婆做爱的时候我总是幻想着和岳母在做爱,也不知道岳母在另一个房间在想什么。再过几天岳母就要回老家了,我真的会想她。一个人的生活会很孤单,没有人疼,没有性爱。但愿我们都会把这段回忆记在心里,永远都不要说出来。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