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乱伦人妻 > 壁柜偷窥

      10月14日,这个日子我依然记得非常清晰,距爸爸上次出车已经快一个月了,可还是没有动静。又过了几天,晚上爸爸回来说第二天要和一个副局长去省文化厅里开会。我知道这肯定又是「方」的主意!
      果然第二天爸爸早早就出门走了,我吃过早饭要走的时候妈妈说:「晓晖,今天中午市里要来调研,中午妈妈要陪他们吃饭,你中午到爷爷家吃饭吧!」我一听就明白了,看来昨天妈妈已经和方商量好了,今天一定要看看他们到底做什么。于是我立刻痛快的答应了,但又对妈妈说:「这些天要期中考试了,老师中午会布置很多作业,要是去爷爷家太耽误时间,你给我点前,我在学校吃饭吧!」妈妈想了一下给了我10块钱,叮嘱我一定要吃饭,不能买零食吃。
      一个上午我几乎没有听课,不停的思索着心里的计划,更多的是期待中那股莫名的小激动。上午一放学我飞快的跑回家。一到家我钻进我的房间,爬上床尾的矮柜,打开壁柜,把壁柜里的包袱使劲推到一边,然后爬了上去。好在当时我个子还不算高,虽然略胖,但壁柜里面只有两个小包袱,而且的空间也还算大,再加上可以靠在包袱上,让我能侧着身子半躺在里面,还不算太难受,于是我就静静而焦急的等待着。气窗正好在妈妈房间墙的上部中间的地方,在壁柜里稍稍变变角度就可以看到房间的大部分地方,我已经偷偷到她的房间实验过,由于高度和角度的问题,在房间里根本看不到气窗的里面,只要我不发出声音,谁也不知道里面有一双眼睛在偷看。
      等待总是漫长的,但其实也就大概过个10分钟左右,终于听到了开门的声音,随着脚步声妈妈出现在卧室里,她脱下上身的薄针织外搭,穿着吊带内搭出了卧室,听声音是进了厨房。只过了三五分钟吧,妈妈的手机在客厅响了起来,听到妈妈从厨房里走出来,接听了电话,听她说:「嗯,回来了,……哦,好吧,那我就不做了。」
      挂断电话后又听到妈妈的脚步声,这次听声音应该是进了卫生间。妈妈进了卫生间没多久,我就听到轻轻的敲门声。接着听到妈妈从卫生间出来,随后就听见开门和关门的声音。
      只听妈妈说:「怎么这么快?」
      一个男人的声音传进我的耳朵里:「给你打电话的时候我就到楼下了。」没错,听声音一定是「方」。
      紧接着就听见妈妈说:「哎呀,急什么啊,你不是带了饭嘛,总得先吃饭吧?」「好小梅,饭一会再吃,我都想死你了。」
      听声音「方」似乎一边说一边把妈妈往房间里推或者拉,因为他说话的同时我还听到了脚步声。果然很快我就看到方拥着妈妈走进了卧室。妈妈走在前面被方紧紧的抱着,方的一手从后面搂住妈妈的腰,一只手正在妈妈的胸前乱摸着,嘴还不停的亲吻着妈妈的脖子和耳朵。
      妈妈被方推到床边时用力推着方说:「等一会,让我把窗帘拉上。」「方」并没有放开妈妈,而是一边继续摸着妈妈的前胸,一边亲着妈妈的脖子说:「拉什么啊,你家是四楼,周围又没有别的楼谁能看见,好小梅,快来吧,我想死你了。」
      妈妈似乎没有再坚持的意思,靠在「方」的怀里,让他随意的抚摸着亲吻着,但嘴上却说:「你现在都快成色鬼了,昨天在你办公室你就敢动手动脚的,以后我可不再去你办公室了,要是被人看到,我还有脸活吗?」「方」又使劲亲了亲妈妈的脖子,手继续在妈妈的胸前揉捏着说:「谁叫你这么迷人,一天不见你我就想的要命。」
      妈妈哼了一声说:「想的要命找你老婆去啊,就会来欺负我。」「方」一边动手把妈妈吊带背心的带子往向两边往下拉,很快妈妈的胸罩和前胸就露了出来。
      那天妈妈穿的是一件白色的胸罩,雪白的前胸被胸罩高高托起,形成两个白嫩的肉团,中间形成一道深深的乳沟。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妈妈胸前的春光,不由得咽了一口口水。「方」一边继续解开妈妈妈的胸罩的扣子,还一边说:「别提那个矮冬瓜,她怎么能和你比,我的心你还不知道吗?都在你这里呢。」说话间,妈妈的吊带背心已经滑落到了肚子上,胸罩已经被「方」完全从身体上剥离了,我瞪大双眼注视着妈妈的身体。雪白的肌肤晃着我的眼睛,一对乳房不大,和电影里那些女人的乳房不能比,但很坚挺,乳房顶端两个小小的乳头恍如红宝石般,暗红色的乳晕大还有一元硬币大小,在空气中绽放着。
      「方」的手毫不客气的握住妈妈的一个乳房,白嫩的乳肉从「方」手指缝中绽现出来。他的手先是轻轻的在妈妈乳房的下部掂了两下,然后就握住揉捏起来,妈妈的乳房在他的手里不断变换着形状,「方」还用手指捏住妈妈那殷红的乳珠用力揉搓着,不时还用指甲刮磨着乳头。妈妈白玉般的乳房在方的手的刺激下,原本小巧的乳头也硬挺起来,变向莲子大小。
      同时妈妈和「方」的头凑在一起「滋滋」的亲吻起来。片刻后,「方」两手圈住妈妈的腰,头顺着妈妈的脖子一路向下亲去,直到将脸伏于妈妈的两个乳房之间,妈妈身体不由得向后仰着,「方」在两个乳房上来回亲吻个够后,一口把一个乳头含入嘴中他边吸吮边用舌头舔舐着。
      妈妈的手抱着「方」的头借力保持着身体后仰的姿势,小嘴微张,「嗯…嗯…轻点,疼…」 .「方」把妈妈轻轻的放在床上,这下更方便了,他一边亲吻着妈妈的乳房,一只手沿着妈妈的肚子、小腹一路向下,隔着妈妈的裤子在阴户上摸索了片刻,就开始去解妈妈裤子上的扣子和拉链。裤子很快就被解开了,「方」的手熟练的钻了进去,在里面摸索着。
      我听到妈妈的本来稍微的喘息声慢慢变得急促起来。「方」摸了一会儿,手从妈妈的裤子里拿了出来,拉着妈妈的裤腰向下推着,妈妈微微抬起屁股,裤子被方推到了膝盖处,妈妈的雪白的大腿和白色的内裤出现在我的眼前。「方」继续亲吻着妈妈的乳房,手也开始在妈妈的内裤上抚摸着,很快就从内裤的侧边处钻了进去,在内裤里揉搓着,同时用一只脚去蹬挂在妈妈膝盖处的裤子,蹬了几下裤子就又滑落到了妈妈的脚踝处,妈妈两只脚踢腾了几下,裤子终于彻底脱离了身体。
      因为我是从正上方往下看,虽然妈妈平躺着,但我还是能看到她的脸。只见妈妈微闭着眼,鼻孔不停的扩大缩小着。当「方」的手伸进妈妈内裤里摸索时,我看到妈妈微微皱起了眉头,牙齿轻轻咬住下嘴唇,她洁白如玉的娇靥醉酒一般晕红,春意隐现,不知是从喉咙里还是鼻子里发出轻轻的:「嗯…嗯…」的浅呻低吟,而双腿紧紧并在一起,轻轻的来回搓动着,纠缠在一起,互相摩擦着。
      「方」的手在妈妈的内裤里不停的动着,吐出嘴里的乳头对妈妈说:「从你昨天走我就一直想你,一想到你晚上可能正和他在床上弄我就嫉妒得睡不着,今天上我在办公室一想到你我就受不了,你摸摸看」说着「方」拉着妈妈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裆部按在上面揉搓着:「给我摸摸吧,硬得受不了了!」说着拉开自己裤子拉链从里面掏出阴茎把的龟头往妈妈的手里塞。
      妈妈说:「你想好就不能想点好事,就会想这事」。妈妈嘴上虽这样说,可手却被「方」拉着按在了阴茎上,妈妈似乎挣扎了两下,最终握住了「方」的阴茎,用很柔和的力度套弄着,「方」紫红色的龟头在她嫩白的手指间忽隐忽现。
      随着「方」的亲吻和揉搓,妈妈满脸绯红,乳房随着剧烈的呼吸上下起伏着。
      「方」把他的手从妈妈的内裤里拿了出来,放在妈妈面前对着妈妈晃了晃,就是在壁柜里的我也看到了「方」手指上有亮晶晶的东西——淫水!那是从妈妈小穴里流出来的淫水,真没有想到会有这么的多。我兴奋的吞咽着口水,手不由自主的放在自己的裆部握住我的鸡巴,小腹处升起一团火热。
      妈妈把头扭向一边不去看「方」放在她面前的手指,语气中略带着生气的说「你现在真是越来越过分了,你把我当什么了」方笑了笑然后用像是哄小孩子的语气说道「好好,不逗你了还不行吗?我错了,我错了」
      「方」说着话却把手指填进了嘴里好好的吮吸了一番,然后低头看着在他怀里的妈妈说道「嗯,真香,小梅流出来的水就是不一样」说完他站起来,迅速脱掉自己的衣服,又顺手把妈妈的内裤扒了下来。
      此刻妈妈的身体完全赤裸的暴露在我空气里,也暴露在我眼前,这可是我第一次看到妈妈的裸体啊!只见妈妈一头乌黑的头发随意的散在床上,标准的鹅蛋脸上双眼微闭,脸上透出淡淡的红晕,身上下柔肌滑肤白里透着粉,欺霜塞雪凝脂般滑腻的乳房上,两颗乳头红玛瑙般鲜红诱人,一双玉腿匀称而修长,肚脐下的小腹稍稍有些丰盈,两腿之间神秘的三角地区略略隆起,郁葱葱的阴毛已经有点湿淋淋的感觉了。我在壁柜里贪婪的盯着妈妈的身体,以前偶尔硬起来过的阴茎现在硬的发疼。以前只是窥听过爸爸和妈妈做爱,现在妈妈就在我的眼前和另外一个男人做爱,我不由得一手捂住自己的嘴,一手抓住自己还不算大但涨的发疼的阴茎既激动又紧张。
      「方」迅速解决掉身上的衣服后,就往妈妈的身上扑去,妈妈却突然坐了起来,推着「方」的身体说:「戴套去」。
      「方」笑着说「遵命」。然后来到妈妈房间的衣柜前,蹲下身子伸手在柜子与地面之间的缝隙里摸着,很快就拿出了一个小盒子,打开盒子拿出两个避孕套,一边往床边走一边撕开一个避孕套的袋子,走到床边时避孕套已经被他从袋子里拿了出来,他对我妈说:「小梅,今天你帮我戴吧。」我妈坐在床边瞪了他一眼:「恶心死了,自己戴吧」。
      「方」似乎无奈的微微摇了摇头不再说话,自己熟练的戴上了套子,然后直接把我妈推倒在床上,两手各抬着我妈的一只腿,身体向我妈的两腿间挺过去。
      妈妈和「方」同时发出了「嗯…」和「哦…」。
      写到这里真的是有点力不从心了,上面写的妈妈和「方」偷情是我真实看到的,这点绝没有一点虚假,但因为时光久远,再加上当时也小,现在对当时看到的细节记忆已经是残缺的了,所以上面看到妈妈和「方」进了卧室后肉戏的描写是掺加了想象的,可是写作水平实在有限,写到这里已经是黔驴技穷了。在我的记忆力,她们就是做了爱,做了两次,第一次确实是「方」扛着我妈腿站在地上做的,结束后休息了一会儿,到客厅去拿「方」带来的饭,本来我妈是想穿衣服的,可「方」没让穿,我妈裸着身子去客厅拿了饭,我记得吃的是炒粉。吃过饭两人躺在床上说了一会儿话,「方」就又开始在我妈身上乱摸了,两人有做了第二次,第二次用的是常规的男上女下的姿势。两次应该都是七八分钟的样子,我妈并没有像电影里或者一些小说里那样,大呼小叫,满嘴浪语淫言,绝大多时间都是闭着眼睛,嘴里或鼻腔里发出很细很小「嗯嗯…嗯嗯…」的呻吟声,只有在快结束时才会发出略大的「嗯嗯…啊啊…」的声音。每次结束都是我妈起身拿了卫生纸先给自己擦,然后再给「方」有点纸让他擦。第二次结束后,休息了大概十几分钟,「方」穿好衣服走了,妈妈去了卫生间听声音是冲洗了一下,然后也穿好衣服走了。
      等他们都走了,我才感觉到浑身的衣服几乎湿透了。壁柜里除了那个小百叶窗都是密闭的,又因为靠着包袱,在加上紧张和激动,满身都是汗水。
      这是我第一次亲眼看到男女做爱,而且看到的还是妈妈和别人偷情,让我对做爱这个事情有了最直观的观感。这种无与伦比兴奋和激动几乎占据了所有思维,并没有因为妈妈偷情了,而对妈妈有任何的厌烦。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