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乱伦人妻 > 亲身不伦

      那晚全家回娘家渡假,一个人在客厅看电视看到一点鐘,感觉到有点饿,想
      到市区看有什麼可吃。到了车旁正开啟车门时,身后传来:「你要去哪?我也要
      去!」
      说话的是老婆的二姐(文中称為『湘』)。她只大老婆一岁,是四姐妹中最
      美的一个,但却是境遇最差的一个。因年龄相近,间隔一段时间,连休假期时,
      她们两姐妹总会回娘家聚聚,而住在娘家隔壁乡镇的二姐,总会藉口回家小住陪
      我们。
      而在婚前,二姨子即因『爱屋及乌』对我很好,所以再后来她先生经济有问
      题时,我当然给予许多无偿的援助。或许正因如此才让我们碰面的机会增加,而
      二姨子碰上什麼问题,也自然会找我协助。
      再来下的发展,就请各位耐心看下去。
      「上车!」就关上车门。
      在这寂静的深夜,我的心伴随车速奔驰著,两人没有交谈。
      湘开口:「你想吃什麼?」
      我竟脱口而出:「想吃你啦!」话一出口才惊觉失言。
      我直视前面不敢看湘,没想到湘接著说:「你想多久了?」
      我连忙回答:「开玩笑啦!」
      (湘接下来的那句话,如天雷勾动火,开啟我们之间的不伦关系。)
      湘笑著说:「你不怕你家那个会生气?」
      这时正好行经河堤,我停下车,转过身说:「随便说说而已,不要当真,就
      算有,是你,她也不会生气的。」
      结果,眼前的闭著不回答。窗外的月亮,照在湘的身上,从她身上传来淡淡
      的女人香。她胸口不安地起伏,嘴唇微微的颤动著,我不自禁地吻了她,她没拒
      绝,身体颤抖著,她的唇感觉好细嫩!
      我的左手轻轻抚摸她的胸……我伸进了她的衣服裡,她的乳头早已耸立,她
      的身体伴随著我的动作回应,她的胸部比老婆来得大,但乳头却较小而且细緻。
      我的手逐渐往下移,往她的蜜穴前进……
      当我的手伸进她的裤子,隔著内裤轻轻的用手指感觉著。她的蜜穴被浓密的
      阴毛覆盖著,往穴口一探,怎知蜜汁早已犯滥成灾,和老婆难以相比!(老婆是
      属於微量型,而她这个姐姐则如涌泉般,源源不绝)而她的阴蒂已肿胀激突,我
      流连地挑逗它……
      她的臀部不时地摇摆应合,我将手沿著内裤边,往著嚮往已久的圣地前进,
      我仔细地探索,蜜穴裡层层叠叠的皱褶如同婴儿般的吸吮著,我以轻快的节奏用
      手指在穴口抽动挑逗,她身体不自主地紧绷,并发生深沉急促的呼吸,我感受到
      了她身体的渴望。
      手指整个被她的淫穴吞噬,我在一片蜜汁中抽插搅动,她的花心硬如顽石,
      此时她按住了我的手:「找个地方……不要在这裡……」
      我抽出沾满蜜汁的手,发动车子往汽车旅馆急奔。我的目光看到她按在蜜穴
      的手并未离开,而且伴随的律动搓揉蜜穴。心想两姐妹反应真是天壤之别,一个
      如同冰山,一个如同火山!
      很快的来到汽车旅馆,进入战场……
      一进门,两人即相拥,嘴唇紧紧接合,舌头如同热烈著相互回应,我的手不
      曾停止地抚摸著她的身体。很有默契地,二人同时卸下身上的障碍,两个人身体
      紧紧交错,我引导她躺下,用嘴往下的探索这未曾接触过的陌生肉体……
      我贪婪地吸著乳头,同用手蜻蜓点水般划过蜜穴,每次经过,都会引起热烈
      的肢体回应,随后伴随著失望的叹息。她己受不了这一波的挑逗,她不时地调整
      身体,用蜜穴迎合期盼著我的来临,当我的舌头划过小腹往蜜泉前进时,她捉住
      了我的手,把我往上拉。
      她告诉我:「太丑了!不要……」并哀求我:「我想要……」
      我戏謔地问:「你想要什麼?」
      她不加思索道:「我要你大力地干我!」同时将嘴唇贴上我的唇,用力地吸
      吮,并握住我的暴胀的阴茎,抵住她的穴口。一股湿润的感觉马上入侵袭我的感
      官,我极力克制激动的欲火……
      我的手未曾停止地挑逗阴蒂,不时用坚硬如石的屌刺探著淫穴,淫水如同破
      堤般涌出,淫水浸湿了床单;她的臀一直往上顶,我则欲擒故纵的故意闪避。这
      样一来一往,过了不知多少,当她累了想放弃时,我心想进攻的时机到了,即调
      整了位置。
      趁其不备,我将在穴口抽动的屌一举整根插入,只听到她发出噬人的回应,
      如偿所愿的深深讚叹!
      我深沉扎实抽插著,她咬著牙紧紧地抱著我,大腿配合抽插敞开,手则用力
      掐著我的臀部。忽然,她紧咬我的肩膀,身体一阵抖动,她的第一波高潮来临!
      可能是屯积的能量,才在高潮时的肢体动作让我快无法招架!我克制著想射
      的感觉,忽深忽浅地抽送,仔细感受著蜜穴裡层层叠叠的波折湿润,撞击著她深
      处的花心,感受那伴随湿润淫液所发出的乐谱……
      她在短短的三十分鐘,攻顶四次!而我再也克制不住,将屯积压抑的精液伴
      随著快速的衝刺,全部射向花心……
      当我满足的想停止时,她的手握住了我的屌,用龟头快速地磨擦著阴蒂,而
      一股未曾有过的快感迅速地由龟头直攻脑门,蜜穴的细嫩及浓密的阴毛磨擦的触
      感,让我的精液再次不自主地喷射在她身上。
      激情过后,整装时,湘笑问我:「我和她感觉有什麼不一样?」
      我笑著答说:「没有同时比较,感觉不出来。」
      她笑笑说:「你想得美喔!」
      在此也埋下了日后更耸动的伏笔。
      ======================================================================
      在开头中我描述!让大家误会了!我和姨子的不伦关系!有别於匹夫兄的情
      形,美杏及美枝是在彼此间已公开这层关系。
      而我的情形,是老婆、姨子及我,都未曾面对面明讲,一切都在知情默许的
      情形下进行,至於是否我本身的误解,则可从以下描写的情节可了解。
      自在汽车旅馆和姨子的第一次接触后,那种激情及感官的享受,一直在心中
      衝击著,无意间就会沉浸於当时的情况。
      经过快二个星期,这天星五突然接到湘的来电,很自然的閒话家常,并问我
      们什麼时要再回去!我因工作关系,
      回答:『看看!』。
      电话那端传来:『哦』。
      我感觉到她的失望!但又不敢追问。
      谁知道一回家,老婆兴高采烈的问我!这个二天有没什麼事,想回娘家!我
      心想那有这麼巧的?不禁问你怎忽然想回去!结果不出所料是湘的杰作,我也就
      顺其自然的答应。
      一进岳母家,便看到湘,笑容满面迎接我们。我会心的笑笑,没如同往常的
      閒扯打屁,我眼角看到湘的双眼,如同湖水般的闪烁著,一屋子的小孩,岳母及
      她们姐妹俩,东扯西扯的胡扯整晚。
      我和湘有时无意的目光交错,发现她的眼光中夹杂著不安和焦躁,脸颊泛著
      红霞。到十一点的时候老婆提醒我:『您不是还没洗澡!还不去洗!等一下没热
      水』。因岳家是在乡下,热水仍是用木柴烧的。我起身要去看还有没有热水时,
      湘已起身说她去看,叫我準备衣服。
      岳家的浴室是房子外另外建,而热水的锅炉即在浴室旁,简单又隐蜜,小小
      昏暗的灯光,连门锁都省了,乡下民风较纯朴,而週遭都是亲戚,所以没太多防
      备。我拿著衣服进入浴室,问湘水还可以吗?她回答还有,她有再加木材。我将
      水打开放入浴缸。
      正当我用水冲洗身上的泡泡时,一个人影闪进浴室,不用问当然是湘,我转
      过身时,她炙热的唇已直接紧贴著我的唇,舌头如同灵蛇般的入侵,此时湘如同
      飢民般的飢渴。我直接将手伸进她裤子裡,直接朝著久违的蜜穴进攻,迎面摸到
      是早已湿淋淋的内裤,我直接略过内裤,用手掌覆盖著湿润的蜜穴,搓揉,淫液
      如溃提般的直袭我的手心。
      我想将她的裤子脱下,她阻止我,怕被发现,要我晚一点。她挣扎的,脱离
      在她蜜穴肆虐的手。随即蹲下!含著我那冒著水珠的屌!快速的摆动,舌头如同
      蛇信般的挑逗马眼,飢渴的吸吮著,我禁不起这样的感官的刺激,一股无法控制
      的将热热的精液,全数的射进她的嘴裡,她竟一口将它们全数吞进肚子裡,这是
      老婆不可能做的。
      我扶起她,给了她深情的拥吻。
      她在我耳边轻轻的说:『休息一下,晚上要给我。』
      我以热情的吻回答了她,她拒绝了我的手,快速逃离犯案现场。
      我将激情过后的身体泡在浴缸中,不好好调息一下,晚上还有硬仗要打。
      等我泡好澡,一身舒畅的回客厅,只见岳母已睡眼惺忪的带著孩子要入睡,
      客厅只剩婆、湘、小舅子,此时小舅子接到电话,可能朋友邀约要外出,小舅子
      开口向我借车,我当然不可能拒绝,因為我本身很疼这个小舅子。
      正当二个姐姐要开口,他早已兴高采烈拿著车钥匙溜之大吉。十二月天的山
      区还真有一点冷,我和她俩姐妹,窝在沙发上看著电视,我正心想今晚的『宵夜』
      要如何吃时?老婆提议太冷了,回房裡盖被子看电视聊天(因房间有限,以前湘经
      常和我们同房)。
      湘附和的即起身和老婆往房间,我则藉口上厕所,想想未吃的『宵夜』,忽
      然灵机一动,不如就地正法,一来可方便,二来可进一步了解她俩姐妹。
      自从上次的宵夜意外,我就尝试著,试探开玩笑的告诉婆,想上姨子。
      她只回了一句『你想上!也要看湘要不要』
      我说『她要就可以哦?你不会咬人哦?』
      她回说『湘同意就好!』
      我為了不打草惊蛇,没在瞎扯下去。
      而今天是一个测试的时机,
      可了解婆的真正态度。
      可了解湘的底限。
      如成功日后可省去很多麻烦。
      想著想抽了三根烟,我打定主意就往房屋走,房裡的床铺是早期总铺式,足
      足可容下约四做人,只见她姐妹俩一起盖著被子,只剩头在外面,不说二话我跳
      上床往她们的中间钻,我身上的冰感!造成二个姐妹一阵惊呼,我抖动著身子,
      感受著身旁这二个女人体温!
      我整理著激动的心情,让此时坚时不安份跳动的小家伙安份一点,思考著要
      如何进行,不知过了多久,我用左手摸向湘的大腿,才发现她已上睡衣,隔著轻
      柔的布料,我挑逗著她的腹股间,湘不时用手紧握著我的手阻止我,我则乾脆将
      手整个贴在她的蜜穴上。
      不管她的阻挡,放在那就是不动也不移开。同时右手朝著婆进攻,婆未阻止
      但双腿紧夹著,失便在她死穴附近迂迴。此时老婆翻动身体,闭上眼,状似睡著
      了,但我知道她没睡,似乎有意要装睡。
      此时的空气因充满情欲而整个热气上昇了,我故意停下对老婆的攻势。侧过
      身闭上眼将火力全部针对左边的湘,我用迂迴的方式,右手轻抚著她的大腿内侧
      ,每到蜜穴附近,便跳过到小腹及腹股间。
      右腿则压著她的右腿,她的肢体动作已将她的需求明白的传递给我,我微啟
      眼晴,只见湘侧身似乎再看婆!然后她也闭上了眼,忍受我的挑逗及生理的反应
      ,我想测试看看她可忍多久。
      我伸进了她的睡衣,用手轻抚她内侧的肌肤,延著内裤的边缘感受著她,她
      身体的抖动越来越明显,她的手伸了过来我的下部帐蓬,在外来回搓揉著我的屌
      ,即直接伸进去紧握我跳动的屌,随著我的挑逗,她握著屌的力道紧到,有点要
      折断的感觉。
      她的呼吸越来越沉重,身体起伏越来越大,我看时间成熟,便将火力全开,
      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直接朝淫液犯滥的蜜穴进攻,同时用脚示意她调整脚的
      姿势,她并未马上打开双腿,似乎犹豫著,我即刻将蜜穴抽动的手指抽出,慢调
      斯理的抚摸著不著边际的部份。
      她的臀部摇摆著似乎在招换著我的临幸。在过了一会儿,又往湿润的穴口钻
      ,并再次示意要她打开双腿,这次她即刻敞开双腿,不敢稍做延迟,我也用手给
      她正面的称许,用三根手指一次次深沉挖掘著蜜穴,同时用掌心磨擦著她的阴蒂。
      她的手好像要把我屌整个拔起,身体的抖动频率己如同秒针般著急促,我知
      道她己不行!高潮快来了,我不得不稍做停顿,不然可能坏了最终大计,女人高
      潮来临时做什她都可以,高潮过了那她配合那就难了。
      所以在她不耐的顶著臀部,用手扯著我的屌,示意要她侧身背对著,在她调
      整姿势后,我便紧贴著她的背、撩起了的睡衣,手由前面搓揉她浓蜜的阴毛及湿
      润的蜜穴,同时将自已我裤子褪下,让躁动的屌透透气。
      我知道此时要上她,她一定还有理智排拒,姐妹俩这部份的反应倒雷同,唯
      有掌握关键时刻,只要能插入即可大开方便之门。我感受著她的身体反应及起伏
      ,下足功夫,让生理感官攻克心理障碍,一边调整屌的位置,以便适当时间,攻
      克插入蜜穴中!
      我的坚硬的屌抵住她的臀部,一边调整一边向穴口试探,还没进入整个屌就
      被她的淫液沾湿了,忽然头部已进入穴口,她正想闪避时,我抱著她一举将屌,
      整根插到底,她深吸一口气,我轻轻的快速抽送,此时她己无力也无心拒绝,只
      有压抑著声音,享受著感官刺激及快感.
      每次抽动都会将她的蜜汁导出,而抽动蜜穴伴随著淫液的声音,这时如同号
      角般响亮,我想老婆应该也有听到,就算睡著了,也会被吵醒.便用手往婆的桃
      花源试探,摸了一下,老婆的内裤早已湿透,但她的手打了我手背一下,力道是
      小的,我很高兴这样的发展。
      便全心满足湘的淫穴,待她满足后还有功课要交呢!我一边干著穴,一边用
      手沾著淫水快速搓揉她的阴蒂,一下子她的反应即告诉我,她快来,她侧过头吻
      著我,手紧捉著我的手,接著身体激烈抖动,蜜穴裡淫液大量涌出,我抱著她让
      她好好享受,过了一回,侧身溜下床往浴室善后。
      我则翻身抱著婆,将她身扳正,只见婆嘴微都!
      我问她『生气萝?』
      她故做生气状况回我『你高兴了』
      我不敢回答,俯身要帮她用口服务,没想到她竟阻止我!只丢下一句『要直
      接用,不要用口啦』,但我想要湘在时才上老婆,这样才可知道测试湘的反应,
      所以故意拖延,正脱下婆的内裤时,想著要如何延时,还好房外传来脚步声。
      婆赶快拉好被子,我也假装躺好!湘轻巧的钻进进被窝,我伸过手摸了一把!她把我手捉住示意要我安慰老婆!我了解她的意思,故意把她的手捉到我的屌
      那儿,要她鼓励它。
      她来回的轻抚著我的屌,我在耳边要她用口,不然太累了,她勉為其难的往
      下移动,用热热的唇含著我的屌,我下面享受著她的温柔,手不安份的摸向光著
      下身的婆。婆难得春潮犯滥,虽不同湘的量,但婆的蜜穴触感较细嫩,可能是性
      经验的差异吧。
      此时,婆已敞开双腿,我用手指在她穴口挑逗,她紧闭双眼,已受不了的拉
      我要我插入!我打个PASS给湘,她调整侧身装睡(俩姐妹唯一相同的),我
      先侧身屌的位置,婆己迫不急的用手导引屌至穴口,当屌进入穴口时,婆从未有
      过的主动摇摆臀部,迎合著我的抽送。
      抽送几下,婆即示意要用她最喜欢的姿势!我趁著翻身顺便调整婆的位置往
      中间移,此时她俩相隔只有约二十公分,我动作也故意大到会碰到湘,而婆的脚
      也不时的碰到湘。
      我用著婆的101致命死招,就是我由正面俯身两脚外跨,趴在婆身上,脚
      在由外往内倒钩住婆的脚,这样的姿势婆的使用心得是接触面大,插的深,又可
      控制她脚的角度,一边干一边用手摸她的阴蒂,三两下就昇天了。
      我今天抽送时,动作又故意特别大力特别深,婆虽忍但也受不了发出呻吟,
      我调整节奏,控制不让婆太快来,她只要一来完就翻脸不认人的,右手趁机摸向
      湘的穴,当然又犯滥成灾,我边用屌干著婆,边用手指抽送著湘的蜜穴。
      这时婆的臀部整个往上顶,她的高潮已至,我不得不全力用屌抽送,婆终於
      放声呻吟,我也在此时将热腾腾精液射向她的花心!休息片刻!婆侧身去善后我
      也随后去清洗,再浴室裡和老婆两人相视会心的笑了笑。此时的我心中真的是快
      乐无比!心中所担心的事也消失不在。
      回到房裡,湘没睡看著电视,我上床耍赖的往中间钻,俩姐妹虽然嘴裡骂著
      ,但仍依我的意思挪出位置,她们二人东扯西址,我则是正躺著不敢稍有偏差,
      稍有闪失,被裡小弟恐遭毒手。
      话虽如此,暗地裡我则一手负责一边,如同好奇宝宝的在她俩的身上探索,
      并观察这俩个女人真的厉害,一边阻挡我的进攻,一边二人仍自如谈天,后来我
      还故将二人的手捉到我的要塞!二个人的手碰到时!如同触电般跳开,不约而同
      二人朝我粉拳直落...而这唯一次的三人同床经验,也在欢笑中划下快乐的句